潍坊手工礼服定制

2020-12-19 18:29:01

潍坊手工礼服定制



其次是关于面料问题。关于定制西服的面料品牌,印象深的莫非SCABAL和HOLLAND&SHERRY,特别是前者被誉为“能用金钱买到的好的面料”。而对于STYLBIELLA这只面料品牌,说实话知之甚少,网上也没有太多关于它的信息,看它品牌后缀倒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意大利大名鼎鼎的BIELLA小镇,ZEGNA、CERRUTI1881、VBC等面料商的故乡均来自此处。

国内西服产业这二十年的进步速度非常快,像等品牌纷纷在国内投资设厂,足以证明中国西服跟西服距离的差距越来越小。我认为国内好的定制西服店做出来衣服,已经达到意大利西服的水准了。下面进入正题:想要什么风格的西服?不知道?那你先到商场转转试试不同感觉的衣服,试穿个十套八套后你大概就有感觉了,对自己穿什么风格的衣服好看有一定的认识。

作为正式场合着装:青果领>戗驳领>平驳领,若根据实用性即适用场合范围排序,则平驳领>戗驳领>青果领。鉴于个人体型特征以及国内西服穿着实际,我选择了较为实用且百搭的平驳领作为西服领型。



其实定制西服既可以是机器制作,也可以是手工制作,还可以是半机器半手工制作。手工西服往往指的是西服的缝制方式,一件手工西服不一定是定制西服,也可以是根据标准尺码进行手工制作,直接在柜台销售,当然这样的情况很少见。因此,定制西服与手工西服这两个概念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还有一点,一些定制商常常会滥用“纯手工西服”这样一个概念。

废话不多说,下面正式进入定制环节:云衣定制初印象通过电话与云衣定制客服预约了9月3日上午9点进行上门量体,当天上午八点半,量体师便早早地来到小区门口,并短信询问是否方便上门,九月初的杭州天气还是较为炎热的,但两位量体师仍然一身正装,之后的交流中也表现出了较强的业务能力和不错的沟通能力,谈吐礼貌,给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裤子的平衡。这个很难用词语来描绘,就是看图找感觉,简单来说就是裤线要顺直,档和屁股要干净,尽量减少褶皱。特别要注意的是口袋不要“炸”。说完了大小,再来谈谈版型选择。对于版型选择,云衣定制只提供了三个简单的选项:紧身、修身、宽松。主要看个人喜好,比如刘强东,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对零号西服的追求,东哥对于西服一直以来追求紧身的效果,哪怕肩膀已经紧到爆炸也一定要把自己塞进去。

驳头宽:驳头宽度是个很有趣的话题,顾名思义,指的是折返线到驳头尖的垂直距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上身的效果,一般而言更宽的驳头越正式稳重而更窄的驳头则更休闲个性。值得一提的是在经典的正装穿法当中,领带的宽度是和年龄资历挂钩的,并且要和驳头的宽度搭配,总而言之就是领带越宽、驳头越宽,象征资历越老地位也就越显赫。

欧美经典驳头宽度标准一般为8-11cm,而国人由于身材及比例等原因,驳头宽度一般在7-9.5cm。虽然如今国内成衣窄驳头逐渐成为潮流,亦成为时尚个性的标志,但一些款式,尤其是某宝“韩版”抛开用料、剪裁等标准不谈,一味追求窄驳头,结果反而显得不伦不类,并拉低了窄驳头在大众中的好感,使其成为低档货的标志之一,这对于窄驳头来讲是不公平的,实际上做工精良、用料考究的窄驳头还是非常美观的。驳头宽度,还是要在迎合个人需求和审美的基础上,与身材、肩宽、衣长等要素结合才能达到好看的结果。云衣定制提供了6-12cm共七个选项,考虑到本人身高以及身型,选择了较为适中的8cm选项。



而上门量体的出现,极大的改变了这种面貌,虽说网上下单的灵活、上门量体的简便、短时间交货的效率受到了一些年轻客户群体的追捧,但有些地方毕竟还是与传统定制有些区别。一是实体店内大量的成品陈列对顾客能够起到很好的指示作用,而通过上门服务的顾客只能通过量体师的描述或是网上查询了解相关信息,不免造成偏差。可以说传统方式很好的避免了客户定制西服时“所要非所得”的风险。

二是上门量体师可携带物品的限制。即使量体师考虑的再周到,他也不可能把整个店搬来你家。上门沟通交流全凭量体师的口头描述来完成,效果远不如拿出实物作参考要来的好。其次不同款式、花色的选择一般都通过面料册来进行介绍,但量体师不可能一次性备齐所有面料册,难免造成了一些选项的遗漏;三是不同的环境在定制西服时对量体师产生的影响。

潍坊手工礼服定制



深知在国内,定制西服还是个高深玄妙的话题,几次与朋友谈论衣装,难免忘乎所以地对定制西服夸夸不绝,不料从此竟被贴上爱装*的标签。从这件小事可以反映出:1、国内定制西服要像国外那样被普遍接受还需时日;2、我混的圈子实在不行。自从那次被贴标签事件后,虽然私下对定制西服仍兴趣颇深,但是谈论时却不免顾虑再三。

潍坊手工礼服定制


以上是让定制西服减小理想与现实差距的核心点,要达到你理想的效果,一定是量体师与穿衣人共同努力出的结果。你需要你对这件事有充分的准备,也需要有经验的师傅给出正确、合理建议!虽曾从事过服装制造行业,但对西服的研究只停留在表面,要说深入接触,也只有早些年为了公司年会担任司仪在不知名的裁缝铺做过一套,另外一次是应朋友之邀,帮他去定制西服。